百家乐棋牌游戏平台

中国石油
首页 > 企业动态
光辉岁月之经典名言
打印 2019-11-18 16:48:47 字体: [大] [中] [小]
  严细认真:拧紧石油工业每颗螺丝钉
  冰天雪地、寒风刺骨……1961年12月,大庆开往大连的油罐火车上,蔡升一只手抓住车厢把手,一只手把温度计、风速仪伸向车外,冒着危险测得2800多个油温、风速等科学数据,探索油列输油温降规律。这就是著名的“万里测温”的故事。严细认真的“石油精神”,从那时起便扎根在石油人的骨子里,并不断传承弘扬。
  “世间事,做于细,成于严。”严是严谨、严格、严要求,不敷衍了事、不降低标准、不搞变通、不打折扣。细是细致周到、耐心仔细、细处着手,不留空白、不留盲点、不留缝隙。新中国石油工业的发展,历经长期系统的建设,每个细节、每个环节都必须严格要求、精益求精。没有严细认真打底,发展只能沦为一句空谈。
  “失之毫厘,谬以千里。”大庆三矿四队组建不久,一名学徒工因操作失误挤扁了刮蜡片,隐瞒不报。队长辛玉和知道后,组织全队召开事故分析现场会,并提出了“三老四严”精神的核心内容。法兰不能缺一颗螺丝,阀门不能有一丝渗漏,报表不能有一处涂改……严细认真干工作的风气在全队形成,并为全行业树立了标杆。
  “大厦之成,非一木之材也。”半个多世纪以来,几代石油人始终以“严细认真”“三老四严”为座右铭,一点一滴,终身践行,代代相承,为石油工业拧紧每一颗螺丝钉。由此,新中国石油工业得以一步步从无到有、从小到大、从弱到强,到如今成就举世瞩目。
  回顾历史,我们看到“严细认真”“三老四严”在默默奉献中爆发的巨大力量。翘首未来,站在新起点上的中国石油,立志大力弘扬光荣传统,让“传家宝”更加闪亮。这就要求我们在工作中落实一个“严”字,坚持全面从严、严抓严管不放松,始终以严格的要求、严密的组织、严肃的态度、严明的纪律对待工作,坚决克服软弱涣散、马虎应付,在严格执行落实中履职尽责。同时,进一步营造精雕细琢、精益求精的企业文化氛围,大力培育石油名匠,为提质增效、稳健发展注入恒久动力
。(李建)
  “宁要一个过得硬,不要九十九个过得去!”
  【回溯】大庆石油会战期间,会战指挥部对工程质量要求一丝不苟,处处讲质量,涌现出许多“宁肯身上掉层皮,不让质量差分厘”的好工人和最讲认真、严细成风的好干部。周占鳌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。
  为提高施工水平和工程质量,周占鳌和他带领的十一中队响亮地提出了“宁要一个过得硬,不要九十九个过得去”的口号。一次,周占鳌在排查回访新投产的一口油井时,发现清蜡杆上有几滴油,其中有一滴还在焊口上。“是放喷原油溅上的,还是其他原因?”这几滴油在他脑子里迅速打了个问号。过两天,他又来到这口井,见焊口上还有油迹。当他第三次来到井场时,发现焊口上又有一滴油迹,果断判定焊口有砂眼,并请工程师连夜补好。
  1964年春节前,油建十一中队在完成10米长的混凝土应力大梁任务时,发现大梁局部宽了5毫米。其实,这5毫米不影响质量。正值年关,职工都盼着回家过年,周占鳌却说,为油田负责一辈子,一丝一毫也不能马虎。周占鳌组织人员用扁铲一点一点地铲,用磨石一块一块地磨,最后终于铲掉了5毫米。“5毫米见精神”的故事从此广为流传。
  【传承】大庆油建十一中队建队62年,建成各种泵站285座,焊接各类管线1.77万公里,获得国家优质工程两项、省部级优质工程58项,焊接优良率92.3%,以实际行动将“宁要一个过得硬,不要九十九个过得去”的口号传承至今。
  新时期,十一中队把严细认真的精神用到科研上,攻克了22铬双相不锈钢焊接,大型储罐、球罐组对焊接和山区悬索隧道施工等技术难题29个,打造出以“接卸俄油工程”为代表的一大批精品工程。
  2015年7月,在预制三元南4-9联合站计量间时,10天的任务被压缩到7天,很多人不敢接。关键时刻,善打硬仗的“突击队长”赵广杰带领班组冲了上去。他结合图纸按个人特长分配任务,并创造性地进行流水作业,6天半时间就保质保量完成任务。2016年8月,十一中队6-7联合站工程现场因暴雨不断而变得一片泥泞。赵广杰所在班组发扬“自觉从严,好字当头”的优良传统,晴天抢焊计量间井网管线,雨天就穿上水衩下到管线沟里焊接施工,最终优质高效地完成了管线焊接任务。

  “为油田负责一辈子!” “干工作要经得起子孙万代检查!”
  【回溯】“为油田负责一辈子”,是铁人王进喜勇于纠正错误、承担责任,并用一生去实践的名言,最早出自康世恩之口。
  1960年3月14日,大庆钻井指挥部提出“三四五出六”的口号,要求井队在冰天雪地的三四月份打上“三开三完”“五开五完”甚至“六开六完”。这种不切实际的高指标,使一些井队只追求速度,忘了质量,就连1205队也把井打斜了。
  1961年4月19日,在大庆会战历史上是个极为重要的日子。这一天,会战总部召开千人大会,集中解决钻井质量问题。康世恩点名批评钻井指挥部几位领导,并当众批评“铁人”粗心。批评完,康世恩转向全场:“同志们,多好的大油田啊,我们要对它负责一辈子呀。质量问题不光是技术问题,首先是责任心问题,尤其是领导干部的责任心问题。对质量问题不负责,就是党性不强的表现。从今天开始,我要和你们一起对大油田负责一辈子!”
  第二天,王进喜就到钻井指挥部做了检讨,并请求把1205队打的那口不合格井填掉。
  “4·19”大会后,王进喜等深入各队,掀起讲质量的热潮。“铁人”每到一个队都对大家讲:“康部长说得多好啊,要对油田负责一辈子,党和国家把这么好的油田交给我们,我们干工作,就要经得起子孙万代检查。不保证油井和油田的质量和寿命,能对得起子孙后代吗?”一时间各钻井队着眼子孙后代,做什么事情都要使人信得过、不马虎、不凑合,形成“干任何工作都要经得起子孙万代检查”的氛围。
  【传承】老一代石油会战职工“为油田负责一辈子”“干工作要经得起子孙万代检查”的言行,对新一代石油人产生深远影响。
  1982年至今,每年年初,大庆钻技一公司都要开展“样板井”起步,即固井标准化施工与优质服务竞赛活动。一次次实战比武,为固井一线队伍搭建了“上标准岗、干标准活、固标准井”的擂台, 为全年固井施工树立标尺,也传承和实践着老固井人的铮铮誓言——“为钻井负责一辈子,就是为油田负责一辈子”。
  2016年8月6日清晨,下了两天一夜的雨终于停了,而大庆杏南地区的固井施工现场成了“大酱缸”,油田沙土路成了泥坑,所有固井设备只能进行远距离操作,而井口工具需要人拉肩扛运送到钻台。上午9时,施工指挥一声令下,GJ21006固井队纷纷跳到泥水里,按照“雨季固井应急预案、施工样板和质量标准”,将笨重、庞大的固井附件工具和管线送至井口,保证了固井作业全过程顺利进行。4种固井混灰药液按标准先后顺序注入,下灰车按预定顺序下灰,施工后做好残灰残液回收工作……经声幅测井,固井质量为优质井。
  34年来,每支固井队伍都形成了自己的队风——每年第一口井就是“样板”,就是“标准”,就是“准绳”。固井技术服务项目走向全国、海外以来,他们把“只要干一口井,就要为之负责一辈子”的优良传统带到了冀东、海拉尔等国内市场,更带到了苏丹、印尼、伊拉克等海外油田。

  “岗位责任制的灵魂是岗位责任心!”
  【回溯】在大庆油田西水源水厂院内,有一块碑石,碑石上刻着“岗位责任制的灵魂是岗位责任心”几个大字。
  什么是岗位责任心?通俗地说,就是主动自觉地把岗位职责、分内之事铭记于心,为自己所负责工作承担相应责任。
  “岗位责制的灵魂是岗位责任心”,这句名言出自西水源老工人马登嵩之口。大庆油田西水源于1960年建成投产,是大庆油田第一座水源,也是油田供水战线上最早实行岗位责任制的单位。马登嵩是西水源的设备保养员,工作中严细认真,严格执行岗位责任制不走样。1963年的冬季,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里,同事们都劝马登嵩等雪停了再去排查水源井,他却说:“天气越是不好,设备就越容易出问题。” 因患有严重的风湿病,巡井路上,马登嵩双腿被冻得失去了知觉,瘫倒在路边。被路人救起后,他仍坚持继续查井,及时发现并处理了深井故障,避免了事故。事后,有人问他为什么这么拼命,马登嵩深有感触地说:“岗位责任制的灵魂就是岗位责任心。”就这样,这句话成为西水源人的座右铭和自觉行动,并逐渐在全油田推广,传承至今。
  【传承】50多年来,大庆油田西水源人传承弘扬“岗位责任制之魂”,爱岗敬业、爱站如家的传统不变,本色不改。
  王金玉、郑振英夫妇是有着30年“资格”的老西水源人。丈夫王金玉在西水源开车30多年,安全驾驶百万公里无事故。妻子郑振英是出了名的西水源“好管家”,她经手的每一笔账目、每一个数据、每一张报表都不差分毫。郑振英常说,想尽办法完成好每项任务,不把时间浪费在为自己寻找借口上。
  西水源还有个出了名的“节约大王”——查井工杜国仁。
  一次抢修会战后清理现场,一位青工把一把磨秃的扫帚头扔进垃圾堆。杜师傅看到后,连忙捡了回来。“这扫帚都快磨没了,捡它啥用?”青工不解。杜师傅笑笑,从井房里又拿出一把磨得相似的扫帚。拆分、挑选、捆扎,一会儿工夫,“变”出一把“新”扫帚。工具袋一年一领,可老杜缝缝补补一个用五六年;一把螺丝刀,一用就是8年。“我一年省的钱确实不起眼,年头多了就不是小数。要是大家都这样节省,那可就了不得了!”
  
  口述历史:找油是一项严谨的科研工作
  讲述人:梁生正

梁生正,1936年出生,原华北石油管理局总地质师,是古山坡楔状油藏的发现者之一。

梁生正,1936年出生,原华北石油管理局总地质师,是古山坡楔状油藏的发现者之一。
  一般人认为,古潜山油藏是在古山头里面装油,像任丘古潜山。因此,找潜山就要找山头。但是,许多人想不到的古山坡上,却可能斜靠着一个油藏,即古山坡楔状油藏。古山坡油藏的发现,经历了许多曲折。
  1977年,原石油部决定扩大勘探部署。当时,我正任华北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勘探室主任兼党支部书记,是任丘北部井位部署的“总参谋”。
  在精细分析已钻井地质资料后,我发现,任丘北部存在倾覆在古山坡上的奥陶系灰岩地层,与同一深度的任丘雾迷山组油藏之间,被寒武系地层隔开。提井位时,我特意将任73、74两口井的井位目的层定在3510米左右。当时,许多人对这两口井存在异议,任74井在奥陶系显示却并未下套管,任73井则提前完钻;尤其是随后在潜山顶等高线3100米左右部署的任76井获高产,更使许多人坚定“油水界面是3510米”的结论。但是,施工方再次部署的2900米深的任83井,却油水同出。
  这口井的异常表现,让勘探工作一时陷入迷茫。在质疑与迷惑面前,作为严谨的科研工作者要有定力。我静下心来认真分析,并计算出任北油藏油水界面在3900米至4100米,油藏类型为倾斜状的楔状油藏。我建议,继续向3500米以下的低部位钻井。
  1978年到1979年,按照我的找油思路,在任北区域原认为没油的部位喷出高产油流,并连续打出高产井,证实油水界面是4100米,地质储量2208万吨。
  找油是一项严谨的科研工作,要保持对党和国家的忠诚,才有担当和探索的勇气,才能真正为祖国贡献石油。(李长开采访
  口述历史:我是港3井的地质技术员
  讲述人:丛选清

丛选清,1940年出生,先后参加大庆石油会战、华北石油会战,为大港油田奥陶系勘探开发做出重要贡献。

丛选清,1940年出生,先后参加大庆石油会战、华北石油会战,为大港油田奥陶系勘探开发做出重要贡献。
  1963年年底,我参加华北石油会战。华北会战早期在大港探区。这里渺无人烟,到处是成片的沼泽和茫茫的盐碱滩。我们连炊事班都算上,全队所有人赶赴沧州火车站去卸设备。没有起重机,只能用木板搭个斜坡,钻机、泥浆泵、柴油机、钻杆、一箱箱沉重的配件,用绳子拉拽,靠五六个人合力抬。转盘有千斤重,我们10多个小伙子愣是靠撬杠、绳索,喊着劳动号子把它搬下了车。
  我们喝的是涩涩的咸水,住的是搭的竹篱笆房。每个钻井队只有1名地质技术员,泥浆、气测、地质所有数据和绘图,都要当天填写清楚。工作在露天,可填写的数据资料、绘制的图表怕潮怕湿。我们想了个办法,在地上挖个大坑当临时办公点,屋顶是烧碱桶的铁皮做的,可以遮风避雨。可问题来了,坑里常常渗出水来,舀出去还会渗,最后我干脆就站在水里绘图填资料。
  1964年年初到9月,会战队伍在黄骅凹陷打了20多口探井,都是干窟窿。大部分队伍准备去四川参加会战。这时,港5井喷油了。一些准备西行的同志重新投入会战。
  港3井与港5井基本同时开钻。因为港5井井喷,无法取得完整资料,也就不能对地下情况进行准确分析,大家把期望寄托在港3井。作为当时的港3井地质技术员,所有生产资料均由我一人整理收集完成。这口井电测、井壁取芯结束后,我和同事去北京向石油部领导汇报。康世恩同志高兴地对我说:“小伙子,你立了大功!”
  1965年2月,港3井提前完钻进行试油,第一层日产天然气13万多立方米,第二层日产原油90吨,成为大港油田第一口高产油气井。(刘英采访
  (文字除署名外均由王志田撰写)
2016-09-21 来源:中国石油报

本文由http://www.libertyball.net/zzjg/1026.html原创,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!

整改(1)   原油(14)   能源(2)

下一篇:大庆工程建设公司“走出去”多点开花上一篇:大庆钻探沙特市场再次中标钻井项目 钻机总数扩大到8部